高山
来源:残疾人专职委员     时间: 2015-11-10 14:23     作者:刘丽波

    高原和原山的命运就这样有了联系。

    那天,高原脸上挂满一条条如雨后田埂的泥流,奔进教室。他刚帮家属院里的小伙伴教训了邻班的一个大个子男生,那家伙竟然敢在上学路上抢走小伙伴过生日妈妈给买的槽子糕,槽子糕已被那家伙吞进肚子,接着他也吃了顿拳头,得让他知道抢人这活不是随便就能干的……

    等高原结束战斗,披挂上胜利者的荣耀和色彩,猛然意识到这场战斗时间有点长,书包还在教室里,会不会教室已经锁上门了?这么回家,又要挨父亲一顿揍,和人打架不说,连书包放学都不带回家了。

    视野里的教室近了,大了,门是敞开的,是不是大虎在等我,够哥们!教室里,只有原山没动,依然趴在桌子上看书,因为他的腿像两支麻杆,支撑不起他的身体,每天需要父亲来接他回家。而今天不知怎的他的父亲还没来。

    高原和原山住前后排,高原是家属院的孩子王,自然知道原山,但,他从没让原山参与他们的玩闹,在男孩子的游戏里,原山绝对是个残兵,他的王牌军礼才不需要这样的兵。

可那天,他第一次走向了原山:“我被你回家吧!”

    原山的眼睛对上了眼前这个和他同龄,个头却要比他差不多高出一头的孩子王,没有看到捉弄和促狭,是让人安心和信任的目光,他没有拒绝,趴到了高原的背上。

    打那之后,每天接送原山上下学的就成了高原。,以前,一下课,高原就组织一群男同学玩打仗,老师对这个孩子王很头疼,当老师发现,来告高原状的同学没了,她才知道,高原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原山身上,下课后,他就去找原山,被他到教室外面赛太阳、上厕所……

    高原的转变太令老师惊喜了,这几乎一下子减轻了老师的双重负担,她不用再为高原再闹出乱子担心,也不用为照顾原山而操心,老师在班里表扬了高原助人为乐的雷锋精神,号召同学们像原山学习……

    不知是鼓舞的力量,还是高原和原山有兄弟缘,反正,在同学和老师以及他们的家长看来,他们真的就是一对亲密的兄弟了。老师还把他们的座位掉到了一块,他们成了同桌。他们更加形影不离,后来,同学干脆把他们两人简称高山。老师们私下议论高山,这两个孩子性格完全不同,可凑在一起,真的就是合穿一条裤子都嫌肥,怎么就那么合得来呢?

    的确,家里给做新衣服,他们也磨各自的母亲,要求扯布时一块扯,做成一样颜色款式的。

别看原山身体残疾,却是块学习的料,上课时,原山的全副身心都在老师的话上,老师的话,听到高原耳里,却成了催眠曲,他把一本书展开立起来,用来挡住老师的视线,低下头,好像在记笔记,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,他对高原说,我怎么就这么喜欢睡觉呢?还好,有你替我听课。老师提问到高原,原山用胳膊肘碰醒高原,原山低头,嘴里小声说着答案,高原复述;做作业,也是原山做完,高原抄写。值日,高原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……

    高原的上课迷糊期终于过了,但他又进入了兴奋期,老师说他屁股下面坐了个碾转,不转不行。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,上课时,他就把双脚伸到桌坑里,这种坐法,既有趣,又不用担心身子乱动。有天,老师提问高原,高原的双脚还在桌子里,情急之下,双脚出不来放不下,急得他满脸通红,汗珠都冒出来了,老师见他的样子,还以为他生病了,就从讲台下来查看,同学们的目光也追随着射向高原,当这些如探照灯的目光照出了高原的坐相,都哈哈大笑……

    一个冬天的傍晚,同学们三三两两,在大街上的冰溜子上前后腿叉开,快速地从冰上溜冰,高原背着原山,无法享受这种溜冰的快乐,他小心翼翼地走在冰上,好像下面踩着的不是冰凌,而是易碎的玻璃,大冬天的,原山能看到高原带着的栽绒帽里冒出疼疼的热气,那热气冒出来后就结成了冰珠子,冰珠子又被热气融化,成为亮晶晶的珠子挂在高原的脸颊上,然后滚落进他的脖子,原山的眼里也开始滚落一粒粒水珠,他别过脸,不让那滚落的水珠打在高原的脊背上……

    就在这时,高原一个趔趄,跌倒了,就在他摔倒着地的那一刻,高原脚下用力,身子前倾,使劲让自己跌倒时往前扑,于是,他平展展地铺向冰面,来了个嘴啃冰,原山还安然地趴伏在他的背上。有几个高年级的男同学歪戴着帽子,打着呼哨从他们身旁溜过,指着他们大笑,瞧,一个瘫子,还要上学?高个子,那瘫子给了你啥好处,天天像个仆人似的侍候他?是不是那瘫子把他妹妹许配给你了?那小妞可是个美人胚子啊!

    高原的眼睛里喷出愤怒的火焰,他厉声呵斥,他不是瘫子。别再放你妈的狗屁!

那伙人笑声更响,哎呀,不是瘫子?那站起来给我们走走。

    高原眼睛里的火焰喷向那一个个冰冷的躯体,拳头同时挥了出去,他已经很久没和人打架了,他对打架的路数已经有些生疏了,而且他一个人,怎么能打过几个人,他再次跌倒,不,是被打倒在地……

    这晚很晚了,高原和原山的父亲才把他们被回家,等高原把伤养好,再次背原山上学,他对原山说,你要站起来走路!咱们不能让那些二流子小瞧咱们,笑话咱们。

    原山又何尝不想如此呢?自打他懂事起,他就想和小伙伴一起奔跑跳跃玩耍,他做梦都想站起来走路 啊!可,捏着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的腿,他没有底气,也没有信心。

高原说,从明天起,我们一有空就练习走路。

    说干就干,高原又拿出他的行动力,找了木头,自制成一副腋拐,先让原山拄拐靠墙站着,开头,原山只能站几秒,,渐渐地,能站几分钟,每多战一分钟,就像原山又考了个满分高兴,高原也高兴着……

    但,想要迈开腿走路,更难了,一离开墙壁的支撑,一向前迈步,原山就会不由自主身子向前向后倾倒,高原又想到一个办法,自己用橡皮筋做了个拉力器,让原山锻炼臂力,原山对书本有着永不厌倦的兴趣,对这种单调重复的动作却没了耐心,高原督促他锻炼,原山说,我要练,你就读书。他知道高原不喜欢读书,高原曾不只一次和他说过,要不是陪你上学,我就不想上学了。是谁发明了学习这个东西?

    没想到高原说,我要读书,你就好好练,是你说的。

    原山说,咱们击掌,你读书,我锻炼。

    初三毕业时,原山已经能拄拐行走了,高原也

    和原山一同考入高中,虽然高原的成绩远远低于原山,可他们的故事学校老师早已耳闻,学校分班 时,还是把他们分到了同一个班级。他们还是同桌。

    高山的个子都在往高里长,高原学会了骑自行车,骑车,带着原山上学,车轮飞转着,穿过大街小巷,留下他们的说笑……

    就在这一年,高山好像才发现,班里的女声的存在,而且这种存在和他们男生是这么不同的另外一种人。

    那些女孩子喜欢扎堆,喜欢说悄悄话,也喜欢玩闹,不过,和男同学的玩闹不同,她们的玩闹是小打小闹的,她们的玩闹就像挠痒痒,总引出一串串或轻如羽毛,或如银铃的笑声,当她们从身旁走过,就有一股淡淡的味道留下,不是男同学打完篮球后散发出的汗味,也不是香皂味,是什么味道说不清楚,但,那是种好闻的味道。 

    高山的话题里有了女生。他们不知道,女生们簇在一起,在一起咬耳朵的话题里,也有他们。如果人可以分类,高原就是那种有逼人的英气,放在人堆里,人们的目光会不由自主聚到他身上的人,而原山,就是有书卷气的书生,如果不是他的残腿,他也会玉树临风,校长的女儿朱红也在他们班,朱红皮肤白皙,一害羞,一朵红云就飞上白皙的脸蛋,更加衬托得她像一个能滴出水的水蜜桃,女生们为了能看到朱红害羞时的样子,也喜欢逗她。每次,朱红说再也不理你们这些小蹄子了。但,这种玩闹好像圆周率,成了无限循环……

    学校又要组织老师和同学上山植树,当同学们扛着铁锹从家里直接来到人们称作小山,的围着小城的山,老师宣布,让大家两人一组,自由组合,不知是故意,还是怎么的,女生们立马两人一组,把朱红留给了和男生组合,而高原呢,平时总和原山是一组,今天原山没来,他好像一下子成了孤家寡人,于是,他们二人,只能成为一组了。这也没什么啊,可,女生组和男生组一边劳动,一边拿眼偷偷地向他们这里瞄上几眼,当朱红和高原迎接他们的目光时,那目光又马上缩了回去,弄得朱红的脸一直红扑扑的,高原不敢看珠红的脸,他只是埋头使劲挖土,他挖的树坑比两个男生合作挖的都要多。中间休息时,珠红和高原就成了女生堆和男生堆取笑的对象,有男生故意高声说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。看,数高原这一组挖的树坑多。

    这话被山风吹到女生耳朵里,女生们也推搡着,朱红的脸上又是红云飞……

    从山上下来,回到学校,高原和朱红开始躲避对方的目光,两人的目光一接触,就像被电击了,赶紧闪开。但,事情也好像在戏弄他们,他们越是想躲开对方,他们碰面的机会就越多。原山也对高原说,兄弟,用不用我代笔给朱红写情书啊?

    高原瞅着他,莫名其妙!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喜欢朱红了?

原山冲他挤挤眼睛,是这只,不,是这只。

    高原也冲原山坏笑,那你呢,我可是两只眼睛都看到你老盯着人家吕梅。吕梅柳眉倒竖、杏眼圆睁,要是你们成一家子,估计你就是那怕老婆的主。

    上了高三,每个人的日历都换了种算法,成了高考倒计时。同学们都成了拧紧发条的钟表,一刻不停地学习,恨不得把睡觉的时间都挪用用来学习,等高考后再补上睡眠。

    高山也一样。有所不同的是,原山把全副经历用在了帮助高原补习功课。高原做完复习题,原山检查,发现错误,就及时给他讲解,帮助他背英语和政治……每当高原问及原山自己的功课,他总会说,这些我都会了。不用复习。高原也就释然,他一点也不怀疑原山的实力。

    高考前的几次模拟考试,高原成了全年级进步最快的学生,校长开毕业班家长会,让家长们要做好考生的后勤工作,不要给考生增加心理压力,和高考期间的注意事项,他特别表扬了高原的奋进精神,鼓励考生要向高原同学学习,做最后的冲刺……

    家长们背后议论,那个高原,不就是背着瘫子同学上学的男生?说不准他的成绩是靠抄元山才考那么高的?原山不是一直和他是同桌吗?等高考,就露出豆馅了。高考排座位可不会再将他们排在一起……

    高考的成绩公布——高原和原山都上了全国重点分数线。人们对原山的成绩毫无疑问,甚至觉得原山 没有发挥出水平。对高原的成绩充满了疑问。他怎么会考那么高?各种说法在县城里传播,有人说,是原山为了感恩,答卷时,把他的卷子写上了高原的名字,等于是原山替高原考的。另外有人驳斥,可另外一份卷子成绩也很高压。这怎么解释。另外一种说法就提出了,原山答完后,给高原抄的。我儿子一直和他们同班,平时,就总是高原抄原山的。又有人提出了疑问,可这次高考,他们的座位没有排在一起,连同一个教室都不在,怎么可能打小抄呢?

    就在人们的各种议论中,录取通知书下来了。全校只有两人被重点大学录取,高原能到北京上大学了,另一个是朱红,被南方一所大学录取。原山落榜。吕梅也落榜了,高考一结束,她就打点行装到外地打工了。原山对自己的落榜早已了然,在20世纪80年代,高校是不会录取一个残疾人的。

小城里,每年考取大学的人都会成为大家的谈资,这位考生的祖宗三代都会被人们调查出来作为分析考中的原因。以资参考借鉴。高原更是成为全城的焦点。认识的人见了高原的父母,恭喜过后,有人还要或有意或无意地以羡慕的口气说,你家儿子真是个人才,有眼光啊。

    高原的父母自然为儿子高兴,但,听了这话,心里觉得不舒服,想顶几句,却又不知说什么。他们都是老实人,他们知道,儿子高原虽然从小就淘,他们没少打高原,可那孩子有股犟劲,爱打架,却又是常为了别人打架。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。就这么打,他还不长记性。后来,他每天被原山那孩子上下学,也就没时间和人打架了。原山的父母一见他们,就是感谢的话,夸高原这孩子仁义。因为原山的父母知道,坚持这么多年照顾一个瘫子,而且还帮他们的瘫子儿子站起来能拄拐行走,这是多么不容易啊。高原的父母为儿子鸣不平,当初,全校,全年级,全班那么多学生,你们为什么就不站出来帮这个摊子原山?难道我家高原那时候就长了后眼睛,看出你们说的原山有“望友命”?这时候,说风凉话。不过,我们家高原虽然付出了,的确也受到了原山的影响。俗话说,傍红然红,傍黑染黑。如果高原不是和原山走到一起,他就那么成天打架,说不定打成个啥样子呢?哪能考上大学?想来,这两孩子还真有缘。要说原山那孩子,也真可怜,如果不是他的残腿,能上比我们家高原更好的大学。嗨!人这命运啊!

    处于人们议论漩涡中心的高山,却很平静。原山其实早已做好落榜的准备。备考前,他就知道了结果。他之所以坚持,就是为了陪高原考上大学。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高原也感知到了原山的良苦用心。他没有对原山说“谢谢”,他们彼此都从没说过谢谢!高原说,听说吕梅到外地打工了?

原山,我知道。她走之前到过我家。

    高原就问,那你有什么打算?

    原山说,我打算开办一个英语补习班。

    高原笑了,我到北京后就给你找资料。记住,无论我们在哪里,我们是不会倒下的高山!